換個姿勢看明星,換個態度玩娛樂!— 99明星網
首頁 > 娛樂新聞 > 緋聞八卦 > 正文內容

這世上,再沒人愛我了,你帶來了我的憂傷...

時間:2019-02-01 17:01 來源:網絡收集 整理:第九明星網 熱度: 手機閱讀

這世上,再沒人愛我了,你帶來了我的憂傷...

 

1、一個人的婚姻

 

深秋的夜晚,瓢潑雨下。

 

紀晚跪在顧家別墅的大門外,雨水將她的衣服淋透了,她卻只是不斷地將頭磕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,“咚咚“作響,不一會兒,那原本光潔的額頭就破了皮,滲出鮮紅的血來,被雨水一洗,鼻端滿是血腥味兒!

 

“以勛,求求你,借給我五十萬,我爸在醫院等著做手術,如果沒有這個錢,他會死的!”

 

“死?不過是他的報應!”站在臺階上的男人撐著一把大黑傘,傘下那張足以吸引無數女人為之瘋狂的俊臉上浮起一抹無情的嘲諷:“要不是他在我和蔓蔓結婚前耍陰謀將蔓蔓送去了國外,我怎么可能會被迫娶了你?”

 

紀晚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慘白。

 

十年前,她去旅游,不幸遭遇地震,差點死掉,是顧以勛救了她,從此,她便對顧以勛情根深種!

 

她知道顧以勛喜歡的人是黃詩蔓,可是那個女人,喜歡的卻只是顧少夫人的位置和顧家的錢財。

 

三年前,黃詩蔓也是拿了顧父給的一千萬才離開了顧以勛。

 

結婚前新娘失蹤,對顧以勛來說,是很大的羞辱和打擊,她不想看到他難受,所以,她穿上婚紗,嫁給了顧以勛。

 

她以為總有一天,顧以勛會明白她對他的深情。

 

可事實上,顧以勛卻將黃詩蔓離開的所有過錯都推到了紀家和她身上,三年來,不僅沒有碰過她一根手指頭,還不遺余力的打壓著紀氏,直到將紀氏逼到破產,再拿不出一分錢來。

 

而她的父親卻剛好在這個時候患上了重病,沒有錢做手術費,就只能躺在醫院等死!

 

想到這里,紀晚悲哀的苦笑了一聲:“以勛,我知道你不滿意和我的婚姻,只要你肯借錢給我,我愿意和你……離婚!”

 

她自幼喪母,是父親含辛茹苦的將她拉扯大,為了保住和顧以勛的婚姻,已經賠了一個紀氏,她不能再賠了父親的命!

 

不過是她一個人苦苦維系的婚姻,她早就累了,不如,就算了吧!

 

“以勛,我知道你已經將黃詩蔓接回來了,前天,我……看到你們了!”

 

那天傍晚,晚霞那么美,他和黃詩蔓牽著手,那么和諧,黃詩蔓的鞋帶散了,他竟蹲下身,體貼的幫她系好,那種溫柔,是他從未給予過她紀晚的。

 

對他的執著,忽然,就被風吹散了。

 

她想,不管黃詩蔓是好是壞,總歸是顧以勛愛的女人,而她紀晚,什么都不是。

 

“以勛,只要你肯拿五十萬給我爸去做手術,我愿意凈身出戶,并且,等我爸的病好后,就離開這個城市,這輩子都不會再出現在你和黃詩蔓的面前!”

 

紀晚以為,自己都已經做到這種程度了,顧以勛會答應她的要求。

 

可沒想到,顧以勛深深的看了她好久,冷冷的說:“紀晚,你又想耍什么陰謀?你以為,我會這么輕易的就放過你嗎?”

 

他撐著傘,走過來,居高臨下的望著紀晚,眼里滿是厭惡:“你不是很喜歡顧家少夫人這個位置嗎?那就繼續坐著好了,我會讓你在這個位置上失去所有的一切!”

 

“蔓蔓這幾年在國外過的很不好,她受的每一分苦痛,我都會讓你十倍,百倍的品嘗!”

 

2、要錢?那就拿命來換

 

紀晚微微仰起頭,沒有了雨水的洗刷,額頭上的血順著她的眼角流到臉上,又流到嘴角,咸腥咸腥的味道。

 

顧以勛的話卻更殘忍的砸在她的心上:“還有,紀晚,你都已經要價五十萬了,竟然還有臉說要凈身出戶?我還是低估了你下賤和無恥的程度!”

 

紀晚的身體顫抖了幾下,雙手死死的攥緊了拳頭,凄然的說:“是!是我犯賤,明知道你不喜歡我,還一心只想嫁給你,妄圖得到你的愛,我知道錯了,以后,隨便你去和誰在一起,黃詩蔓也好,李詩曼也好,趙詩曼孫詩曼都好,我絕對不會再去破壞你們,可人命關天,我只要五十萬,求你……”

 

“那你就去賣啊!紀晚,我并沒有碰過你,你大可以去場子里賣,紀家的千金小姐如果去賣處!五十萬,還是很容易就賺回來的吧?”顧以勛勾起嘴角冰冷的諷刺:“不是孝順嗎?你爸可還在醫院里等著呢,為了他的命,你做什么,都是可以的吧?”

 

紀晚驀地瞪大了眼睛,她一直深愛著的男人,竟然要她去賣?

 

他果然厭惡極了她!

 

羞辱、委屈、氣憤、苦痛齊齊涌上心頭,她鼻尖一酸,眼里終于滾出了淚來。

 

“以勛,你可以不……不喜歡我,可是你怎么能這么……這么侮辱我?”

 

“你覺得這是侮辱?你很難受?”顧以勛眸光一冷:“難受就對了!我現在最想看到的,就是你紀晚痛苦不堪的樣子!”

 

說著,他又從西裝的口袋里拿出一張支票,拿到紀晚的眼前:“看清楚了吧,這是五十萬的現金支票,我不是沒有的,不過……”

 

他將支票揉成了一團,用力,扔到了旁邊的游泳池里。

 

“紀晚,我記得你是不會游泳的,要么,你就去賣,要么,就試試你的命,能不能撐著你撿到那張支票,再從游泳池里爬上來?”

 

說這話的時候,顧以勛的臉上甚至浮起一抹笑:“提醒你一下,你身高一米六八,那水池深度三米!是你的……”

 

顧以勛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聽到“撲通”一聲響,紀晚已經毫不猶豫的跳進了游泳池。

 

冰冷刺骨的水瞬間將紀晚的全身都包圍了起來,她跪的太久了,身體本來就有些僵硬,剛下水,腿就抽筋了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張支票在自己的眼前越漂越遠,可她的身體卻往水面下沉了下去。

 

水漫過了她的脖子、嘴巴、鼻子、眼睛、頭頂,嗆過幾口水后,她連掙扎都做不到,窒息的感覺越來越沉重,耳邊仿佛聽到了死神逼近的腳步!

 

她努力的睜大了眼睛,已經看不到那張現金支票了,于是轉過頭,去看顧以勛。

 

夜晚的燈光有些昏暗,他的臉隱在黑傘下,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。

 

如果,她就這樣死了,他會不會為她難過那么一秒鐘呢?

 

只要,一秒鐘,就足夠了。

 

大腦里的氧氣所剩無幾,意識漸漸地抽離,紀晚終于緩緩的閉上了眼睛。

 

她太累了,如果能這樣死去,于她而言,其實還算是一種解脫……

 

 

3、這世上,再沒人愛我了

 

紀晚醒過來的時候,在一處很陌生的房間里,但周圍的布置,明顯是顧以勛喜歡的風格。

 

是以勛救了她?

 

她現在是睡在以勛的床上?

 

這樣想著,紀晚的心里又騰起一絲的希望。

 

然而,這希望很快被無情的抹殺了!

 

“醒了?”顧以勛坐在床邊的沙發上,冷冷的問:“紀晚,知道你自己睡了多久嗎?”

 

沒等紀晚回答,他又接著說:“三天三夜,你睡了三天三夜,我倒是沒想到,你還真敢舍了命去拿錢,所以,我一時心軟,救了你,又讓醫生給你打了好幾針安眠!”

 

“紀晚,這幾天,你睡的是不是很香甜?”

 

“可惜啊,就在你安穩而眠的時候,你的父親沒有等到那買命的手術費,已經——死了!”

 

轟!

 

仿佛晴天霹靂在紀晚的頭頂炸響,她的眼眶里頓時蓄滿了淚。

 

“你說什么?我說我爸……”

 

“死了!”顧以勛面無表情的說:“聽說死的很痛苦,一直在喊疼,疼的喉嚨都啞了,最后咽氣的時候還瞪著一雙眼睛,大概是他最疼愛的女兒沒有拿到手術費去救他,他死不瞑目吧!”

 

“爸!”紀晚紅了眼睛,聲音顫抖的質問顧以勛:“你……你是故意的,故意讓我多睡了幾天,你不肯借錢給我,還不讓我去想別的辦法,顧以勛,你是故意讓我爸去……死,是不是?”

 

顧以勛,我不過就是愛你,可你怎能對我這么殘忍?

 

顧以勛冷笑了一聲,說:“這不過是你貪婪的惡果!”

 

“貪婪!我貪什么了?”紀晚的情緒已經繃到了極點,反而笑了起來:“顧以勛,我對你的好,你視而不見,我對你的一片真心,你棄若敝履,你恨我占了你身邊本屬于黃詩蔓的位置,你怎么對我都可以,但你憑什么要我爸的命,那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啊!”

 

她掀開被子下了床,滿目凄涼的盯著顧以勛的眼睛:“顧以勛,我不會再愛你了!不會了,再也不會了!”

 

顧以勛的心猛的縮了一下,眼前的人,明明是他最厭惡的紀晚,可為什么聽到她說她再也不會愛他了,他竟然會有一些……心痛?

 

這一定只是個錯覺!他怎么可能會為了這么一個自私狠毒的女人心痛?

 

眼看著紀晚轉身要走,他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:“紀晚,在我眼里,你就是個倒貼上來的賤貨,你對我的好,都是算計,你對我的愛,我覺得惡心,你根本就不配活的光鮮亮麗!”

 

“是我逼得紀氏破產,是我故意讓你沉睡,是我拖延了你父親的手術,因為他該死,而你,該生不如死!”

 

“你想去哪里?去幫你父親收尸嗎?不用了,我已經幫你將他火化了,如果你想得到他的骨灰……”

 

“顧以勛,你到底想怎么樣?”紀晚回過頭,死死的憋住眼里的淚:“我爸已經死了,他已經死了,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愛我的人,他死了,就再也沒有人愛我了,你還想怎么樣?”

 

她瘋了似的,雙手抓住顧以勛的衣袖,絕望的嘶吼:“你是想要我也去死嗎?那好,我如你所愿!”

 

4、不就是想讓我上你?

說著,紀晚用力的推開了顧以勛,直接沖到陽臺上,翻身就跳了下去!

 

“紀晚!”這一刻,顧以勛的心驟然懸到了嗓子眼,他用了最快的速度趕到陽臺,滿臉驚慌的朝下看。

 

陽臺下,剛剛好是那個游泳池,紀晚落到游泳池里,死是死不了了。

 

他這才松了一口氣,然后,莫大的怒火瞬間將他的理智燒的全無,他連外套都沒脫,就那樣跳了下去。

 

“紀晚,你竟敢在我面前尋死?”

 

“死,對你來說太便宜了!”

 

“我說過,你只配生不如死!”

 

冰冷的池水中,顧以勛將紀晚拖出了水面,一只手掐住了她細嫩的脖子,惡狠狠的盯著她,眼里的滔天怒火像是馬上就會將她燃燒成灰燼!

 

“你不是說你愛我嗎?不是挖空了心思想爬上我的床嗎?不就是想讓我上你嗎?那好!我成全你!”

 

紀晚滿面死灰的模樣激怒了顧以勛,她只穿著一條單薄的睡裙,被水濕透后緊緊的貼在她的身上,將她玲瓏的曲線和火爆的上圍都暴露在他的眼前,竟讓他有了想要征服她的欲望!

 

他空出一只手,“撕拉”一聲扯爛了紀晚的睡裙,騙過頭,一口咬在紀晚的肩頭。

 

紀晚受了痛,總算從麻木中回過神來,她瞪圓了眼睛,拼命的踢打著顧以勛:“你放開我,你不能……不能這樣強迫我!”

 

“顧以勛,我要和你離婚,離婚!”

 

“我要遠遠的離開你,你就是個惡魔,是我愛錯了你!”

 

“你放開!不!不要!”

 

一句一句,紀晚喊的嘶啞,喊的痛苦,喊的絕望。

 

卻不知道這樣會惹的顧以勛更加的憤怒,他氣的揮起手掌,“啪”的一聲,狠狠的打在了紀晚的臉上。

 

紀晚頓時眼冒金星,腦子也暈乎乎的。

 

“紀晚,還裝什么清高?我終于肯上你了,你應該高興才對!”

 

“濕都濕了,還玩什么欲擒故縱?紀晚,我早知道,你就是一個天生淫蕩的賤貨!”

 

“你父親不是總盼著你被我上嗎?好成全他想要外孫的心愿?哼!你這種毒婦,根本就不配懷上我顧家的孩子,但你既然這么浪,將你當成夜店的妓女上上也可以!”

 

顧以勛嘴里說著侮辱紀晚的話,好不憐惜的將她的壓在水池壁上,又迅速的扯下自己的褲子,沒做任何前戲,就狠狠的貫穿了她!

 

“啊!”撕裂般的疼痛使得紀晚皺緊了眉頭,忍不住痛呼出聲。

 

顧以勛低頭看了一眼,有淡淡的血絲在池水中蔓延開來……

 

他的心又像是被錐子錐了一下,有些疼,有些……不忍?

 

只是,這復雜的情緒沒持續多久,他就聽見紀晚說:“顧以勛,我恨你!”

 

一個“恨”字,像是一把刀,要徹底斬斷她對他的全部愛意。

 

他怎么能在她的父親剛剛去世的時候,在這種光天化日之下,強、奸她?

 

“恨?你也配恨我?”顧以勛的臉色變的更加黑沉:“痛就對了,紀晚,你給我記住這種痛,這還只是開始!”

 

他死死的禁錮住紀晚纖細的腰身,身下的動作一下比一下更為猛烈,將她的思緒撞的七零八落的,像是下一刻,身體就會散架……

 

5、因愛開始,以恨收場

 

紀晚不記得顧以勛到底要了自己多久,她后來,只記得他在不斷地前進,前進,再前進,那么猛烈的動作,完全發泄的撞擊,像是要深入到她靈魂的深處去!

 

她受不受,一次一次昏迷過去,他就將她的頭壓到水面以下,用冰冷的水讓她清醒過來,他在她的耳邊說:“紀晚,睜開眼睛好好的看看清楚,我是怎么上你的!”

 

“你父親剛剛死去,想必還沒有走遠,也得讓他看到,他最疼愛的女兒,是怎么在我的身下,浪蕩的喊叫的啊!”

 

不知過了多久,冷到了極致,痛到了極致,她的意識,徹底陷入了黑暗中……

 

再醒來的時候,是在醫院,她試圖睜開沉重的眼皮,努力了幾次,都沒有成功,身體酸疼的像是被大車碾過,沒有一處不酸痛的厲害,尤其是下身的某處,更是能清晰的感覺到那種火辣辣的疼!

 

耳邊,是醫生在說話:“下體嚴重撕裂,高燒三十九度,再晚點送過來,是有生命危險的,你們現在的年輕人,做事怎么這么不知輕重?你是她丈夫吧?以后房事注意著點分寸!”

 

沉默了幾秒鐘后,顧以勛的聲音冰冷的響起:“我不是她的丈夫,她不過就是我花錢上的妓!”

 

花錢上的妓?哈哈哈……

 

紀晚在心底荒涼的笑了,十年癡戀換來這滿身傷痛,顧以勛,你的絕情,讓我終于對你徹底死心!

 

“既然你只當我是個……妓,那就……離婚吧!”紀晚沒有睜開眼睛,只張開了嘴巴,用沙啞的不能更沙啞的聲音,很平靜的說:“顧以勛,我當初跟你要五十萬,是為了救我爸,現在我爸已經死了,五十萬,我也不要了,這樣,就算是凈身出戶了吧?如果還不夠,我想死,你攔不住的……”

 

顧以勛回過頭,看著病床上一臉蒼白,卻不肯睜開眼睛的紀晚,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刺了一下,他沒想到紀晚會這么快就醒了,會聽到他和醫生的對話。

 

盡管,他不覺得這些話說錯了,可是看到她這副生無可戀的模樣,再冷硬殘忍的話,他竟然一句也說不出來了。

 

“想離婚?你做夢!”扔下這么一句,顧以勛轉身就離開了,匆忙慌亂的腳步,泄露他的情緒和隱藏至深的感情,可他,卻還不自知。

 

顧以勛走后,紀晚終于睜開了眼睛,醫生過來查看了一下她的身體,忍不住多問了一句:“那個男人,果真是你的丈夫?”

 

“是!”紀晚點頭:“一場錯愛,而已。”

 

淚水已經流干,這場愛情,終究還是以恨收場。

 

紀晚在醫院住了三天,顧以勛一直沒有出現,醫藥費也沒交,紀晚只好委托一個護士,將她一直戴在手上的鉆戒賣了,得來五萬塊錢,給自己繼續治療。

 

還沒出院,卻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。

 

也是紀晚最不想見到的人——黃詩蔓!

 

黃詩蔓穿著昂貴的時裝,臉上化著精致的妝容,戴著價值百萬的珠寶首飾,拿著限量版的手包,光鮮亮麗的站在紀晚的面前,眼神輕蔑的掃了一眼紀晚,洋洋得意的說:“紀晚,你沒想到我還會回來吧?是以勛親自將我接回來的呢!”

 

篇幅有限,后續情節更精彩!

 

以防精彩內容丟失 【手機微信掃一掃】繼續閱讀全篇~

 

這世上,再沒人愛我了,你帶來了我的憂傷...

    分享到:
    相關文章
    延伸閱讀
    猜你喜歡
    1. 緋聞八卦
    2. 明星動態
    3. 電影資訊
    4. 經典臺詞
    5. 音樂演出
    6. 綜藝資訊
    7. 電視劇資訊
    今日焦點
    一周熱榜
    精彩推薦
   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结果